温顿100岁时,孩子们沿着当年的路线、坐着蒸汽火车来看他,温顿早早地等在车站,一如70年前一样。拉克索娃终于见到了自己的“老父亲”,可是人人都往温顿身边挤,她好不容易握到了他的手,吻了一下,可是准备的礼物一直没有机会拿出来:那是一幅木雕的小版画,上面是一列正穿越欧洲地图的火车,从捷克到伦敦,从东到西。

捷克总统米洛什·泽曼在给温顿105岁生日的贺信中写道:“你的生命因众多原因而非比寻常。但你不认为自己是个英雄,(你的义举)树立了一个人道主义、利他主义、个人勇气和谦虚低调的榜样。”

不久前,捷克派遣军用飞机专程将老人接到布拉格,在七位“温顿儿童”的陪同下,接受总统亲自授予的捷克最高荣誉“白狮勋章”。

温顿的获奖感言一点也不煽情:“感谢那些愿意收留他们、接受他们的英国家庭,还有那时竭尽全力与德国人战斗的捷克人们……我也只是提供了一点帮助而已,得到了这个奖。”这位头发全白、牙齿已经全部掉光的老人一字一句地说着,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rectorios-web.com/,莱温顿温顿列车极度克制和沉默寡言是战争留给他的刺青。但在场的“温顿儿童”阿萨夫·奥尔巴赫注意到:“连总统都在偷偷拭泪。”

他的故事感动了所有人,这个不苟言笑的倔老头却把如潮水般涌来的赞誉归结为自己活得太久了,“(救人之举)在今天看起来可能挺伟大,可我当时做的时候真没觉得怎么样。”他不喜欢被称为“英国辛德勒”,认为自己当时没遇到什么危险,在捷克避开盖世太保耳目的志愿者才是真正的英雄,只是其他人都已不在了。

“有的人生来伟大,有的人追求伟大,有的人硬被人说伟大。”温顿认为自己显然是第三种。一个捷克导演曾拍了三部以温顿为原型的电影,与温顿交谈时,他不得不花上几个月的时间,试图说服这个“一根筋”的“辛德勒”相信自己在捷克那9个月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光。

温顿则坚持认为对的事情不需提,做完一件事再去做下一件就可以了。他战后致力于帮助智力残障人士的生活,并协助修建了很多老人院。1983年,为表彰他为老人福利所作的杰出贡献,英女王授予了他帝国荣誉勋章(MBE)。

温顿不愿一遍一遍地提及过去,也很少考虑将来,他不愿人们用近80年前的火车为自己贴标签,更从没想过把那8列“温顿列车”连成通往名利的桥梁。他的女儿芭芭拉说自己的父亲没什么野心,也没什么自信,只是对于不公正尤其愤怒,在纠正一件错事上特别一根筋。

当人们为“温顿列车”曾经的壮举喝彩时,这位世纪老人却一字一句地说:“现在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危险,只要存在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再也没有安全可言了……我认为我们没有吸取过去的教训,什么也没有学到。”

他最终同意女儿芭芭拉为自己写了一本传记,芭芭拉在书中写道,父亲不希望被视为一个遥不可及的英雄,“如果读了他的故事让人觉得‘那是个英雄,我永远做不到’,那绝非他所愿。”书名《如果并非不可能》,来自他的座右铭:“如果一件事并非不可能,那么一定有办法去做。”

温顿最近有点爱忘事,稍稍有点聋,比较容易累。大多数时候,他端端正正地坐在轮椅上,嘴巴抿成一条线,厚厚镜片后的眼睛没有多少情感表达。但在面对插着105根蜡烛的生日蛋糕时,这位爵士坚持要站着说:“我觉得我只是在对抗时间,我一点病也没有……确切地说,我只是有点老态而不是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