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吗?是的,对于扎哈的建筑而言,施工费事几乎是难以避免的,其中还不乏很多惊天动地的操作。

但是对于扎哈这个定位的建筑师而言,一来,大部分业主就是图着她的名气和设计团队的造型功底相中她的,设计本身的重要性和价值就占了大头;二来,她事务所的工作流算成熟,对异形建筑的构件有细化的能力,扎哈下游也有水平不错的加工方。换句话说,她有实力去实现事务所的方案。至于实际使用中的一些问题,我还是那句话,是甲方自己选择了她,选择了炫酷的造型,而且买了单,既然喜欢这就没什么所谓友不友好的问题可言了……

当然康对于实用性的考量的确是真实存在,他在一个现在的建筑师做得不太好的层面上做的特别好,那就是他和结构工程师的配合。如果没记错的话,他的建筑拥有很本真的结构体系,能完美表达受力关系,这是他和结构工程师多次长时间的讨论和博弈的结果。而且对于设备层等问题,他都是在设计中充分考虑并且设定好了空间的。

至于康备受诟病的造价超支和工期延误这些问题上,虽然说对他而言这两个问题是项目管理出了问题,但纵观建筑行业,上述两个问题在很多著名建筑师的经历中都有体现。关键在于,超支是为了干什么?工期延误是为了干什么?业主是否愿意为了这些掏腰包?

至于社会责任感……算了吧,对于建筑来说,有多大腚穿多大裤衩,一个全国地标性建筑对一些所谓“华而不实”的东西的看重,本来就要大于一座普通住宅楼或者办公楼……否则,为什么各种地标项目不能直接委托给本地的设计院做全流程,而是要和国际知名的著名事务所搭档呢?造型和空间设计本身也可以被视为是一个建筑的亮点和附加值啊。

P.S.:设计很常规的大师建筑也有可能出现功能性问题,说到底这种问题的原因很多,而且跟大不大师关系不大,需要的是设计和施工进程中的检查,以及经验总结。比如联合国总部是几个优秀的建筑师协同的结果,尽管法方柯布方案是最终方案原型之一,但是由于他的置气出走(拜苏方代表巴索夫所赐),更稳重更温和的美方代表哈里逊(后来的洛克菲勒中心17号楼的设计者)在设计预算下降的情况下基本圆满完成了设计和后期的建造任务,然而依旧出现了室内日照光线过于强烈的尴尬缺陷(柯布因为这个还幸灾乐祸地觉得都是这帮人没用他那遮阳板的报应)……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directorios-web.com/,扎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