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俱乐部今年夏天的第二笔签约即将到来——水晶宫右后卫万·比萨卡,但是围绕整个俱乐部的建设,至今毫无头绪。

德里赫特基本无缘加盟,博格巴去留未定,桑切斯如何转手,都成了索尔斯克亚和曼联CEO伍德沃德的难题。

在战绩重返世界顶级豪门的路上,每年夏天曼联都显得毫无头绪,他们需要一个技术总监,一个打破曼联传统的人。

穆里尼奥的助教团队,看上了阿贾克斯一位18岁的年轻中卫,但俱乐部“全球球探”荷兰人马塞尔·布特,怀疑德里赫特身体有问题,因为这孩子全家都是大胖子,似乎有家族肥胖病史……

然后,穆里尼奥对在世界杯上大放异彩的佩里西奇重燃兴趣,国际米兰要价4000万英镑,可曼联负责转会谈判的马特·贾奇,认为佩里西奇实际价值只在2200万英镑……

而曼联俱乐部的技术分析团队更看好弗雷德,即便这个巴西中场转会费超过5000万英镑,这肯定会是2018夏窗曼联最大投入……

在曼联俱乐部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身边,各种声音嘈杂,围绕转会,他不单要听穆里尼奥的意见,同时首席球探吉姆·劳勒、全球球探马塞尔·布特、分析师米克·柯尔特、马特·贾奇以及穆里尼奥的教练团队,大家意见各不相同。

“三德子”要负责俱乐部全面运营,美国老板尤其对俱乐部收入增长最为关注,这牵涉到俱乐部在纽约股市的价格。

伍德沃德其实早就考虑过,在曼联俱乐部管理体系里,任命一个“技术总监”——他更喜欢这个头衔,而不是其他俱乐部通用的“足球总监”。这个职位弗格森时代不可能存在,莫耶斯时代……莫耶斯没形成过时代。范加尔执教期间,也不接受有人对他分权。

而当穆里尼奥听说俱乐部要设置技术总监时,第一时间找到伍德沃德对峙,逼问他这传闻是不是真的。

伍德沃德只能否认。然后2018-2019赛季中期,穆里尼奥被解雇。球队成绩滑坡是直接原因,更衣室分裂、博格巴等和主教练决裂,是表面原因。曼联管理体系不畅,主教练和伍德沃德之间,有了不可调和的权力之争。

一年过去了。除了主教练,曼联的管理体系没有变化。伍德沃德想要任命的技术总监,依旧不见踪影。只是2019夏窗的转会动向,较一年前仅收获弗雷德、达洛和三号门将格兰特,有了明显提升:

7月之前,曼联已经基本锁定水晶宫新秀右后卫比萨卡,并且完成对斯旺西超快边锋詹姆斯的收购。

比萨卡能力有目共睹,詹姆斯1500万英镑的收购,和曼联名宿弗莱彻的强力推荐有关。从斯托克城退役后,弗莱彻就回到曼联,帮助俱乐部做各种和转会相关工作,只是他和费迪南德、舒梅切尔一样,都表示过想当曼联的技术总监,可任命迟迟不见。

弗格森掌政时代,曼联俱乐部大小事务,几乎都由老爵爷一言而决,他是标准的mananger“足球经理”,细分管理架构中的技术总监职务,早被弗格森融合一体。

因此曼联作为一个商业公司,管理架构早就达到了市场化、全球化标准,可足球专业管理上,依旧是传统英式“足球经理”体系。这种状况,在阿森纳的温格时代同样存在。

执掌俱乐部超过20年的巨人离去后,在这种根脉复杂的百年俱乐部,打破过往足球管理结构,增加一个技术总监,难度并不低。

首先技术总监的权限和职责描述,就需要精细描述,究竟是以选材转会业务为主,还是包含整个俱乐部的足球哲学、球队风格、梯队建设以及各种训练比赛安排。

伍德沃德这第一前提上,就举棋不定。如果是更复合性要求的技术总监,权限其实比主教练还大,完全是俱乐部专业管理基石所在,这种人凤毛麟角。

其次是对曼联传承和风格的匹配。弗莱彻、费迪南德这些退役不久的球员,在这方面能够达标,可他们对于国际转会市场的认知、谈判沟通能力、以及驾驭球探体系的管理能力,都是未知数。

伍德沃德曾经打过马竞足球总监安德烈·贝尔塔以及蒙奇的主意,最后作罢,还是担心这些欧洲大陆赫赫有名的优秀足球总监,在足球哲学和风格上和曼联不匹配。

伍德沃德在商业化销售上,大胆积极。可对于职业足球,他的极度谨慎犹豫,折射出的是他专业知识匮乏而导致的不自信。这种拖延,更凸显了曼联对足球总监或“技术总监”的急需。

和一年前相比,费莱尼、埃雷拉和瓦伦西亚已经离队。这当中最可惜的,是埃雷拉。

埃雷拉自由转会的原因,和2018年俱乐部最后时刻才与他续约一年有关。续约之后3个月,是否再续约,俱乐部没人和他联系。当索尔斯克亚中途接手,想要挽留埃雷拉,球员已经对俱乐部心灰意冷,早就自谋了出路。

此外最近对莱斯特城马奎尔4000万英镑的报价,被莱斯特视为侮辱。弗格森退役后,曼联在转会市场上有了冤大头的称呼,但2019年夏窗,又变得不再是“抬价联”,反倒成了“压价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