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书科技是一家以内容制作、内容创意、内容运营为核心的多领域融合型发展的企业。本着内容精品化及跨界融合发展的理念,致力于出版(纸质、数字、音频、课程等载体)、影视IP、二维动画、视频等业务。

在彻琴伊特扎天文台附近有一口被当地人视为神圣的“圣井”。公元1524—1529年,在尤卡坦地区担任大主教的西班牙人迪戈?戴?朗达,在介绍当地历史时说,每逢大旱,祭司们总要祭祀这口井。为祈求雨神息怒,就要举行隆重的仪式,把童男童女投入这口井中。

1877年,美国考古学家爱德华?赫伯特?汤普森主持挖掘了这口圣井,他们从井底臭气冲天的淤泥里,不仅发掘出许多珠宝和艺术品,还有童男童女的尸骨。

爱德华虽然证实了迪戈的记载,然而这口圣井给人们带来的更多的困惑——这口井是怎样出现的?为什么当地人要把它视为“圣井”呢?还有,同样的井在附近还有数眼,为什么独独这眼井受到特别的青睐?

距那座天文台不到100米的丛林里,还有一眼与“圣井”十分相似的水井。从井壁风化剥蚀的情况看,它和“圣井”极为相似,井水的深度也一样,在幽绿的色泽中闪烁着棕和血红相间的颜色。毫无疑问,两口井的年代是一样古老的,许多学者只提“圣井”,而忽略了这口井。这口井的神秘价值在于当它和“圣井”划出一条直线时,那座被称为卡斯蒂略金字塔的天文台的顶部,恰恰在这条直线的中部,而且非常准确,两口井距天文台的顶部都是900米!

这表示了什么?没有人能够解释。有一点至少是清楚的,这两口井应早于天文台存在,而且天文台选址是以两口井的等距离作为建造依据的。

这座金字塔似的天文台属于天神库库尔坎,即“羽毛蛇”所有。蛇形图案在玛雅古代建筑上到处可见。在热带丛林里原来有许多美丽的花卉,可以成为绘图或雕刻的题材,然而,玛雅却不这样,他们特别偏爱蛇。从远古到现代,蛇一直是蛰居地上的爬行动物,为什么玛雅人会赋予它以飞行的能力?

据研究,天神库库尔坎很可能与后来的另一位天神奎茨尔科特尔,是同一个人物。

玛雅人的传说告诉我们,奎茨尔科特尔是位长着长胡子,身穿白袍,来自东方一个未知国家的神。他教会玛雅人各种科学知识和技能,还制定了十分严密的法律。据说,在他的指导下,玛雅人种植的玉米长得像人那么粗大,他教人种植的棉花,能长出不同的颜色。奎茨尔科特尔在教会玛雅人这一切之后,便乘上一艘能把他带向太空的船,远走高飞了。而且,这位天神告诉怀念他的玛雅人,说他还会再回来的。

在供奉这位贤人的天文台旁,出现的这些水井究竟意味着什么?它当时出现的真实用途又是什么?这又是一个难解之谜。

玛雅文化的难解之谜,何止是这些水井。像奎茨尔科特尔这样的神灵,是作为大传教士、律师和法官,以及大科学家和农艺师,来到玛雅人中间的。他既然怀着善良的愿望普度众生,那么他肯定也会教给贫困而愚昧的玛雅先民,使用轮子,制造车辆,以摆脱肩挑步行之苦。然而,考古学家从未在历史的土层下发现玛雅人使用过车辆和轮子。这些都是一个又一个悬而待解的谜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